就在北京傳出公務員蓄勢漲薪之時,南方的深圳立刻遙相呼應。近日,在廣東省十二屆人大二次會議上深圳代表團的討論中,多位代表呼籲給公務員加薪。“這幾年企業員工收入增長非常大。原來一個職位年平均工資大概八九萬,現在加上獎金有三十多萬。企業里工程師一級別的五六十萬很正常。”一位代表說,自己的職位到企業工作將是現在的四到五倍。(1月20日《第一財經日報》)
  廣東人大代表吐槽公務員待遇低,將有關公務員漲薪的話題又推向了新一輪高峰。自今年一月以來,有關公務員是否應該漲工資的討論已持續成為公共輿論場的關註焦點。但縱覽這些討論,全社會對此明顯缺少共識。一面是公務員群體抱怨禁令“一刀切”,影響了福利,降低了待遇。另一面是意見精英們指責要求漲薪者是賣弄矯情,不如辭職走人。
  其實,關於怎樣的工資水準才對得起公務員是一個頗有現實意義的改革話題。治腐怎樣才能管長遠,治貪又如何搞好預防。部門腐敗,集體腐敗種種亂象,又如何規範,都離不開公務員薪酬制度設計的討論。畢竟,對多數公務員而言,“加官進爵”過於遙遠,飯碗里的工資才是實在貨。以此而論,所謂公務員要求漲薪呼聲,也有其合理的一面。宏觀制度設計上,也的確應該把公務員的工作價值與薪資上漲空間統籌起來,建立一個好的評估機制,讓基層公務員有所奔頭。
  但具體到此次廣東人大代表要求漲公務員工資,有一個事實必須釐清。新聞中,這幾位代表要求漲薪的一個重要理由,就是現有公務員待遇與企業白領的水準相去甚遠。不過,這些代表,犯了概念錯位的邏輯硬傷。公務員所從事的工作,是政府職能的載體。其所起的作用,並不直接創造社會財富。而在市場經濟中,優秀的企業人才,當然待遇頗厚,但與之而來的市場風險也相應伴隨,一個勤奮的企業員工,有可能因公司資金運轉不靈而遭遇裁員。而公務員群體中,除了那些明顯違反黨紀國法的腐敗分子,多數普通公務員並不會面臨這樣的風險,因而,當廣東代表們為公務員請命,高呼漲薪時,不妨也花點時間和精力,關註下白領們面臨的市場壓力與淘汰風險,不僅僅在漲薪時才向對方學習,而忽略了白領高待遇背後的市場清退機制。
  雖然,在北京、深圳等大中型城市,社會治理水平較高,一些出身普通的公務員確實忙忙碌碌,工作壓力不輸一些白領。但輿論對公務員的印象,多停留在“一杯茶,一根煙,一張報紙看半天。”這是因為,從公務員的整體情況而論,人浮於事的現象已侵入公務員體系的肌理。比如一些地區的職能部門,真正忙碌的員工要麼是臨時工,要麼是其他單位借調而來,正式的公務員,好像無事可做,閑的慌。這就導致民眾在情感上很難接受任何關於公務員漲薪的聲音。
  而要想平穩地闖過這道民意關口,首先在制度設計上,就應堵死偷懶耍滑的公務員出路,給肯乾、苦幹、能幹的公務員以希望,真正做到老實人不吃虧。其次在隊伍建設上,建立不合格公務員清退機制,讓敷衍了事的“逍遙派”難以“逍遙”起來。而當此之時,再來討論怎樣的工資水準才對得起公務員,或許才不至於陷入彼此割裂的陣營對立之中,贏得社會共識。
  文/楊興東  (原標題:怎樣的工資水準才對得起公務員)
創作者介紹

Phantom

xpkuuiz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